忘不瞭那一簇小蘑菇,比薑黃色略深些,七八個蘑菇頭,五六厘米高。它們並沒有生在塞北的山林裡,與榛子、木耳、人參為伴,卻生在瞭我傢的衛生間裡。具體地說,生在一把墩佈上。

那是一年的盛夏,連續的桑拿天,我與一個朋友到外地連避暑帶辦事,兩個月後才回來。打開傢裡的衛生間,我不禁驚叫一聲,墩佈上赫然屹立著一簇小蘑菇!我驚得不能動瞭。佈條上怎麼能生出蘑菇來?是幻覺嗎,還是童話世界裡的老巫婆趁我不在傢時對我的墩佈施瞭魔法?再細看那簇小蘑菇,跟七八個小人兒聚集似的,個個腰板拔得溜兒直,一團向上的勃勃生機;還像都長瞭鼻子眼睛,滿面的喜洋洋。可是,終究我覺得它們有點兒詭異。漸漸地,我冷靜下來,也想通瞭,是我出門前忘瞭把墩佈上的塵土沖洗幹凈,加上潮濕悶熱不通風,墩佈上才長出瞭菌類。隻是,能在佈條上長出來,它們也太善於發現和利用機會成活瞭,人類真是自愧不如。

整個下午,我在衛生間裡進進出出,擦鏡子,洗內衣,清理鞋子,卻對那一簇小蘑菇十分地小心恭敬,盡量把動靜弄得輕一點兒,再輕一點兒。它們似乎根本不在意我是什麼情形,隻顧著對著自己的正前方喜洋洋。它們仿佛隻關心活著本身,腦子裡什麼也不裝。活著於它們而青,並不是一件最基本的事情,而是最高級的一件事。

到瞭黃昏,我還是覺得它們有點兒詭異,就把它們從墩佈上拔起來,打開房門,準備扔進樓道裡的垃圾道。就在我看它們最後一眼時,再次被震撼瞭。它們的腰桿挺得更直瞭,更喜洋洋瞭,猶如將到一個更美好的地方去生活,而不是面對被其他垃圾砸扁拍爛的死亡命運。我關上垃圾道的鐵門時,耳邊分明聽到它們喊瞭起來:我們活過!是的,活過,活過就已經很好瞭。我們人類有誰能在即將上天堂前,說上這麼一句話呢?我想,人如果能多一點兒對活本身的關註和審美,那樣,那些與活無關的事對我們的殺傷力可能會減少很多。

品味慢的優雅
慎獨究竟什麼意思
當下之美
女長版風衣外套小獅王辛巴 義大利梓木辛巴驅蚊器貼片組DR.WU 緊緻抗皺膠囊面膜 3PCS
Holika Holika 棉花糖毛孔隱形基底霜 25mlThe Face Shop 澎澎粉撲棉花糖腮紅 5gV型紋紳士襪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ou8m2m4w0 的頭像
ou8m2m4w0

精選優惠商品

ou8m2m4w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