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氣的確愈來愈冷瞭,連陽光也似乎是冰涼的。那刺眼的、閃爍的、冰冷的白光,讓我怯於和它對視。看似光線很強,照在身上也毫無暖意,反而愈加清冷,讓人有些驚怵。裸露的臉和脖子,也在忍受風的針砭、冷的刺激,肢體在與風的接觸中,或許在打顫,進而牙齒很想立即鬥毆,渾身上下特別想觳觫。不僅是早晚很冷,甚至在中午時分,都仿佛如此。上午下班的時候,很溜的冷風,在空曠的大街上帶著灰塵曲折地忽慢忽快地奔跑,穿過我不算很厚的衣服,鉆進領口、袖口、褲口,讓人不禁打瞭一個寒顫,想必肚皮也都冰涼瞭,連手也感覺到有些麻木瞭。要說,我也有收獲和感悟,我總算弄清楚冷清這個詞的含義瞭,要想清,必須要冷;要想冷,必須要清。

受到小時候,冬天穿個對襟棉襖,經常敞著懷的影響;我冬天穿外套很不喜歡系上上衣扣子,因為很不習慣它限制自由,也感受不到冬天的清冷的味道。總是習慣且喜歡地敞著懷、把雙手插在褲兜裡,但走著走著,也強迫我從褲兜例掏出雙手,掖著衣襟,縮著脖子,瞇著眼,低著頭,甚而側著身前行瞭。大清早,在步履匆匆來單位時,牙齒似乎在格格地打著架,那種冷似乎穿過肚子,直達後背瞭,真是嘗到透心涼的滋味瞭。因為天依然很黑,路燈還在慵懶地照著,白森森的燈光,好像在不規則地晃動,讓呼出來的氣息很像白色的煙霧飄浮在空中,打著旋兒,變幻著形態,氤氳著慢慢向上走遠,消失在黑暗中。

人老瞭,已經沒有年輕時“梅花喜歡漫天雪,凍死蒼蠅未足奇”的豪氣瞭,要風度不要溫度,隻是年輕人才有的范兒,似乎是不喜歡滿臉枯樹皮的人。所以總是感覺到肌膚很冷,肢體很想不聽話,甚而連心都感到很冷。

但在瞬間心中又產生一些豪氣:就敞著懷,就辦公室不開空調,雖然確實有時是自己吃虧。因為拒絕開空調,稍染風寒,昨天和今天都讓我在辦公室打瞭好多很響、節奏拖得很長的哈欠,鼻子裡似乎也有不潔的粘物在湧動,頭疼瞭好長一段時間,間或感到四肢也很無力,說話帶著很重的鼻音,邁步似乎有些艱難瞭,我感到似乎真的要感冒瞭。雖然狠命地喝水,但病毒很喜歡我,很不願意很快離開。我很討厭它,但它還是粘著我、纏著我。哎,還是下樓走走。

漫步校園,那些落葉的喬木,葉子大都落瞭,雖然有幾片孤零零地頑強地扒在樹枝上,但已毫無生氣,在寒風中來回擺動、顫抖,看來被甩下來是早晚的事情,也避免不瞭落葉歸根的宿命。那些常綠的樹,葉子也沒有瞭夏日的青翠欲滴,顯得灰頭灰臉的,很不精神。但這已經很不簡單,沒有被秋風掃去,足見其生命力的頑強。又特意走到校園裡唯一的那棵傘狀的老棗樹前,久久凝視,隻見瘦骨嶙峋的樹幹和曲裡拐彎、幹瘦的枝椏,那夏天的墨綠的葉子全掉光瞭,仿佛是一個飽經風霜的耄耋老人,淡定從容地漠視著周圍的一切。見到棗樹,我想起瞭魯迅先生的話:墻外有兩株樹,一株是棗樹,還有一株也是棗樹。那分明是帶著一份欣喜的,而我現在見到的卻不是。

在繁忙工作之餘,有時感到周而復始的工作,單調而無聊,特別是無聊;讓人或深或淺地產生職業的倦怠。但聊以自慰的是,自己也隻限於無聊,雖然特別煩無聊和無恥隻差一個字。進而也想無聊大抵是比無恥還高一些境界。如果說一個人無聊,隻是心裡有一些厭煩,他做的事不是太有意義;如果說一個人無恥,那心裡一定有些憤怒瞭,他做的事肯定是非常出格。

正好暫時手頭沒有急著要辦的事情,突然心裡產生找一些古代寫冬天的詩句的沖動,就請“百度”老師幫忙搜尋一下,但似乎冬天在古代也不是很招人喜歡,寫冬天的詩人、詩作不多,帶著欣喜和快樂寫冬天的似乎更少。很難有夏秋,特別是春天(春天是風姿綽約、風情萬種的少女,回眸一笑,青梅一嗅;就讓人心潮澎湃瞭)討人喜歡。杜甫說“霜嚴衣帶斷,指直不得結”,呂溫說“天寒色青蒼,北風叫枯桑”,謝靈運說“明月照積雪,朔風勁且哀”;這些確乎與欣喜、快樂無緣。

特別討厭的是,現在的冬天大多是一種形態,幹燥而清冷,找不到雪的影子。原來是冬天到瞭,雪就來瞭;現在是冬天到瞭,雪卻跑瞭。冬天本來和雪是形影不離的戀人,或者說雪是冬天的靈魂和標志。但這幹冷的鬼天氣,冬天似乎和雪鬧翻而分手瞭,也許冬天和雪分手後,心裡還想著雪,帶著鬱悶和糾結,一個人跑到這裡耍脾氣來瞭。總隻有幹冷的風、昏暗的天空、刺眼的白光、砭人肌骨的冷。哪裡有“半夜倚喬松,不覺滿衣雪”,“孤舟蓑笠翁,獨釣寒江雪”的韻味?

不管怎麼說,冬天它終究還是來瞭。你喜歡抑或不喜歡,它總是在辭舊迎新之前,邁著細碎的腳步走來。它來瞭,總會讓人有莫名的傷感,又一年遠去瞭,看著它的背影,很想潸然淚下,滴下幾滴老而清的淚,來滋潤這幹冷的冬天。

有雪,特別是有大雪、暴雪的冬天,才能有韻味、有境界、有品位,冬天才像個冬天,才有十足的冬味。

在初冬的夜晚,傍晚散步,已冷意漸濃,所以隻有窩在傢裡。沒有事情時,總是蜷縮在沙發的一隅,享受著據說能達到攝氏20度的暖氣,手裡拿著電視遙控器,在習慣性地不停地變換著頻道,找一些能得到知識、有文化底蘊的電視節目,來打發無聊的時光,暫時忘記這寒冷、幹燥的冬天。

或許冬天有寒冷、有肅殺、有枯槁、有灰色、有衰草;似乎也有寧靜與淡泊。



不見合歡花,空倚相思樹
趁還在,趁還愛
愛情是什麼??


【優生】全罩式抗UV推車889 藍色小獅王辛巴 兒童睡枕二件組【美國 City Stroll】推車置物袋-粉色
ClevaHead 護頭型汽座、推車靠墊給寶寶全方位的頭型保護Ever Soft 寶貝枕【優生】海洋繡花塑型枕(粉)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精選優惠商品

ou8m2m4w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